彩票合买(www.jkqum.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0720章 文种,答应寡人,辅佐太子,南下

    文种有了这个定心丸,商讨楚越盟军的攻击策略,十日后便带着人星夜赶回越国。(看啦又看)

    有熊章也就是后世史书记载的那位先后平定白公胜之乱,灭亡陈国、蔡国、杞国,将楚国领土扩至东海、淮海、泗水一带,成为一方强霸的楚惠王。

    吕荼的大军和江南大营会师后,总兵力高达三十万,对外号称五十万。

    其中水师精锐八万,战船五千艘,其浩荡之势,湮灭浙江(古钱塘江)。

    越国为了防止吕荼偷袭渡江南侵,沿着浙江南岸建造烽火台,绵绵延延约有千里。并召集越国上至六十下至十岁的全部男丁共四十万,其中三十万调集给王太子鹿郢(也叫与夷),让他督建三军大营,防守在浙江南岸。

    为了弥补鹿郢太子军事经验的不足,勾践令皋如和曳庸二人辅佐太子。

    鹿郢很争气,很快的兴建起了三大营,并把三大营形成了战斗力。

    皋如建议,三大营成品字形分布,这样无论是齐军进攻哪一方,都能抽出兵力援救,鹿郢从之。

    很快,齐军和越军,轰轰烈烈的大战开始了。

    金秋季节,正是古长江时节太湖珍珠收获的日子,陪着乡老祭祀太湖后,一年一度的太湖捕捞蟹蚌的日子到了。

    吕荼陪着乡老繁忙到月末,便去了东林学宫,和东林学子畅谈一番,并临时当了教学夫子三日,第四日挥笔写下了“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几字后,齐国正式宣布向越国开战。

    此次渡江的大营有二十个大营,他们分别是东海大营,泗上大营,射声大营,背嵬大营,车骑大营,江南大营,玄甲大营,羽林大营……战狼大营和乞活大营。

    共计兵力二十万,以每间隔十里为一大营,如推土机似的全面南下,平铺越国。

    吕荼并不打算实行灭燕的策略,因为灭燕让他尝到了人口大量减少的苦头,所以吕荼打算实行擒贼先擒王的策略,把勾践给抓了,逼迫着越军投降。

    二十万大军如同一字长蛇阵的平铺杀向浙江南岸,南岸烽火几乎是同一时间燃起,鹿郢见齐军实行此策,立马知道了对方的意图,是气的仰天悲鸣,一方面命三大营中的一营精锐立刻回撤,保护会稽。

    另两部二十万大军,则是在他的带领下集中优势兵力围杀齐军。

    若是寻常他**队,这种绝对兵力优势作战自然是胜算无疑,可是鹿郢的越国大军是临时组建的老弱病残大军,又遇到的是手持最先进武器的齐国精锐,这场围杀之战再想轻松打赢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譬如刚带着玄甲大营突破富春江的主将子渊捷部就遇到了越军的三万人围攻,可是他们却是一点不惧,扎成大阵,先是给冲杀过来的越军十万只乱箭抛射,越军顿时死伤近乎四千,接着越军快到三十步距离时又是一万只标枪抛掷,又杀死了越军六千。

    等越军杀上来后,玄甲大营大盾士组成了一个如同刺猬的防守阵型,令越军是无可奈何。

    阵中心指挥战斗的子渊捷看到十万支箭失和一万只标枪只收割掉对方一万左右将士的性命很是惊讶,因为在他的概念里,这些东西要是掷射过去,最少得死伤个三四万,不过他很快明白了原因,因为他看到了越军身上都穿着用枯树藤做的铠甲。

    藤甲军!

    该死!

    子渊捷想起自家大王吕荼曾经说过,若是齐军遇到越军的藤甲军,务必要谨慎。

    “藤甲军?哈哈,我倒要看看,是你的藤甲军厉害还是我的玄甲军厉害?”

    “众军,准备拼杀”

    子渊捷发飙了。

    几乎是同时,宗楼部,苑何忌部,乌枝鸣部,国书部,高无坯部……籍秦部,石乞部,整整二十部大营全部都遇到了类似的围杀,不过一场箭雨标枪,还有冲锋后,越军立马被杀的溃散而逃。

    齐军很快的在浙江南岸扎稳脚跟,二十大营立马如同围网似的开始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进攻会稽山。

    鹿郢看到各部剿杀的大军皆是溃败而回,无奈只能收缩败兵,打算以绝对兵力优势围杀齐军一部。

    可是已经杀过来的齐军,此刻如同食人鱼一般,你敢咬住一条,其他条食人鱼就扑了上来。

    顿时鹿郢的二十万大军被打的十不存一,最后落魄带着残军退回会稽山。

    会稽,此时勾践还在纹身,娇美的越女宫娥在勾践的脸上刺着绣,那是一条恶龙的头颅。哦,不,有点诡异的头颅,因为那条恶龙的嘴唇显得无比的鲜艳,如是喷火女郎,烈焰红唇。

    文种刚从楚国累死累活的跑回越国,一进大殿就看到勾践如此,是气的他差点一口老血没喷出来。

    勾践,这到底是我文种的越国还是你勾践的越国?

    文种愤怒,他愤怒的好想给勾践一耳巴子两脚。

    勾践看到文种后,伸出手来对着文种说:“文大夫,来,坐在这儿,让我们再好好享受这会稽城的一夜吧!”

    文种本来是一腔怒火,可是听到这话后,便强忍住了,因为他不知道自家大王是什么意思。

    勾践赶走了宫娥,拿着绣花针自己给自己纹身道:“该打算南下了”。

    文种闻言身体一震:“大王,局势当真如此了吗?”

    勾践拿着烧红的绣花针狠狠的插进自己的肌肤里,那肉被烫的滋滋声听着都毛骨悚然。可是勾践似乎没有感觉,他道:“鹿郢的三十万大军,没有抗住半个月就被齐军打的还剩两万”。

    “什么?”文种听罢如同被五雷轰顶,在文种的概念里,就算齐军再厉害,要想打败三十万大军,至少需要半年的功夫,有这半年,楚军必定已经东进,到时,越楚,一个北上,一个东进,合击齐国,齐国必定大败而回。

    然而如今呢?

    “大王,这是真的吗?”文种的鼻翼如同要飞走的蝴蝶,颤抖着,眼睛通红着,声音哽咽着。

    勾践没有去看文种,因为他可以想象出此时文种的表情。

    “文大夫,你认为寡人会骗你吗?”沉默良久,勾践突然直勾勾的看着文种。

    文种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一屁股坐在地上:“大王打算什么时候走?”

    勾践道:“郢鹿今晚就会离开。”

    “太子今晚就离开,好!”文种也是决然之人,可是下一刻他觉得事情不对,因为勾践刚刚说过要好好度过最后一晚,忙大惊失色问道:“大王不和太子一块离开吗?”

    勾践道:“寡人是越国的大王,越国没了,大王何存?”说到这一句时,勾践声音无比的粗犷豪迈,仿佛当年那个不可一世的勾践又回来了。

    文种闻言急忙劝道:“大王,活着,只要我们活着,就有机会复国,就像上次我们不也是从楚国人手中复国了吗?”

    勾践摇了摇头仰天苦笑,语音嘶哑而颤抖:“文种,你看看寡人,寡人如今鬓发已白,身体残破,还有机会复国吗?”

    文种欲言,勾践摆手道:“寡人如今和垂垂老矣的寺人无样,复国的希望还是留给年轻人吧!”

    “文种,答应寡人,辅佐太子,南下……”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诀窍 出租平台 多乐彩历史记录 快3彩票提前 广东快乐10分直播
河南快3开吧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 山东快乐扑克3走势新浪 豪享博娱乐城体育 7乐彩开奖
北京赛车高手贴吧 澳门博彩网站 云南11选5任选4玩法 云南11选五5开奖结果 管家婆心水论坛
江苏11选5历史记录 3v2娱乐时时彩平台 双色球开奖结果48 威尼斯人88元 上海快三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