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合买(www.jkqum.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01章 吕荼大骂阚止

    子女对父母忠心,父母对子女忠心,丈夫对妻子忠心,妻子对丈夫忠心,己对他人忠心,他人对己忠心,政fǔ对人民忠心,人民对政fǔ忠心……

    难道这样相互的忠心也有错吗?

    讲什么不是包衣奴才,讲什么不是师爷裙带,人和人本来就是关系的人,关系为什么不能忠心?

    是不是把每个人都培养成一山不容的老虎,把每个人都培养成相互猜忌相互提防的野兽,你们才开心,妈了巴子的!

    要是那样,人踏马的比野兽还要畜生!

    忠孝仁义,忠孝仁义,忠排在第一位,我们难道错了吗,祖辈们难道错了吗?

    忠错了吗?

    吕荼一时间想了好多,春秋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地方就是有无数的忠心之士,看着阚止,看着他花白的头发,吕荼心下有些泛酸,他忙让颜刻和高强把阚止身上的绳索解了下来。(www.k6uk.com)

    “阚止先生,兄长这些年来可好?”吕荼道。

    阚止听到吕荼的话仿佛听到这人世间最大的笑话,他仰天猖狂大笑,满头花白之发随着风的吹拂而散乱:“呸!”

    一口血痰吐在了吕荼的脸上。

    周围的众人见状大怒,华宝一脚把阚止直接给踹了趴下,石乞和熊宜僚上去按住了阚止。

    吕荼目眦血红,他上前一把抓住阚止的衣领,大声咆哮道:“阚止先生,我吕荼到底做错了什么事,却要得到你这样的侮辱,你说?”

    “你说?”

    阚止哈哈惨笑,他冷眼看着吕荼:“你没有做错什么,哈哈,你的确从没有做错什么!”

    “可是没做错事,并不代表着,我不可以杀你,不可以侮辱你”

    “因为你的存在,让我感到了威胁,所以你必须死,必须死”

    阚止如同一只疯掉的狗一样,他不停的挣扎着,想要挣扎开束缚,就算是杀不了吕荼,上去咬掉一口吕荼的肉也是好的。

    吕荼闻言怒了,他一耳巴子扇在了阚止的脸上:“混账,混账东西,我让你感受到了威胁,我吕荼是吃你的了还是拿你的了,你为何说我吕荼对你有威胁?”

    “你不要说话,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知道你是怕我的存在会让兄长失去他继承大统的机会”

    “机会?哈哈……天下间最可恶的,最令人憎恶的,就是拿着机会说事,因为它只是借口!”

    “因为它让人听着恶心,恶心,踏马的,你听到了吗,恶心!”

    “若是他足够的好,足够的贤良,能带着齐国走向繁荣昌盛,能让天下走向文明,我吕荼何须与兄长争夺什么大位?”

    “若是我吕荼想争,阚止我问你,以兄长的本事他能争过我吕荼吗?”

    “若是他争不过,为何我吕荼还要像丧家之犬,在天下间流浪,你说,你说?”

    吕荼看着低下头去的阚止,他瞪着血红的眼睛,嘴角在哆嗦,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扼杀别人,扼杀自己的亲人兄弟,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机会吗?”

    “玛德,恶心死了,恶心人死了!”

    “你知道吗,阚止?我吕荼很同情你,很同情兄长”

    “因为我从你们的行为中看到了自卑看到了懦弱”

    吕荼说完这些,然后对着石乞和熊宜僚一摆手:“阚止你走吧”。

    阚止听到吕荼最后的话,他震惊住了,他瞪着大眼道:“你不杀我?”

    吕荼没有说话,他离开了。

    “吕荼啊吕荼,你要怪就怪你生在了国君之家吧,你要怪就怪你的父亲一直想让你继承大位吧,我阚止是一只狗,这一辈子只能忠心一个主人,那就是阳生公子。”言罢,阚止翻身骑上了战马,就欲奔逃。

    众人见状大惊,忙劝吕荼,可是吕荼就像是没有听见似的,继续往他那大如房车的马车走去。

    “牡丹,嘈,想跑?”东门无泽突然怒气冲冲大喝一声,拉弓射箭,箭失刺破空气,那骑在马上的阚止被东门无泽射出的利箭当场射中,他惨叫一声,坠落马下。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众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东门无泽晃动着肥胖的身躯走到那被射杀的阚止尸体前,用脚来回踹着,一边踹还一边骂骂咧咧道:“公子放了你,那是大度!让本君子放了你?没门!”

    “阚止老匹夫,你当年让本君子蹲了那么多年的大狱,让本君子受了无尽的苦难,本君子要是不报此仇,有何脸面存于世?嘈,嘈,嘈……”

    东门无泽发疯似的虐尸和大骂惊醒了众人,众人慌忙上前拉住了他,东门无泽却是不解恨的继续骂着,脚踹着,仿佛这样弄死阚止还不解恨。

    “东门无泽,你好大的胆子,我吕荼没有说让阚止走吗,是谁给你的胆子射杀于他?”吕荼此刻才发现阚止被东门无泽给杀了,他急忙跑了过来,噌的一声抽出佩剑指着东门无泽的鼻梁咆哮道。

    东门无泽却是一反常态,满脸的激动,大声诉说着他在牢狱中是如何被阚止虐待的,还有他的家人又是如何被阚止刁难的。

    眼泪哗哗似乎那一切就正在众人眼前发生。

    吕荼却是不顾道:“东门无泽,你说什么都没有用,彩票合买:我吕荼既然说了放阚止走,那就必须执行,你难道没有听到吗?莫非你嫌本公子的剑不利?”

    言罢,吕荼举剑欲杀东门无泽。

    众人见状慌忙跪下,求情。

    吕荼看着八千多跪倒乌压压的一大片人,听着他们为东门无泽求情,最后郑旦和西子也走了出来,吕荼这才气的无奈大喝道:“罢了,罢了!”

    “东门无泽,此次我吕荼饶你一命,你听着,还有你们都听着,无论是谁,在将来,如若你们敢枉顾本公子的命令,本公子不管你们是谁,不管你们给本公子做过多大的贡献,本公子绝不轻饶”。

    言罢吕荼甩袖离去。

    众人轻舒了一口气,高呼定不敢违令。

    东门无泽见吕荼离去,暗自擦了脑门的冷汗,心中骂道:牡丹,吓死我了,还以为他玩真的?

    张孟谈这时才领悟这里面牵扯的道理,他偷偷给东门无泽竖了个大拇指,对他的行为表示很赞许。
山东十一选五专家预测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今天河南快3开奖结果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 2017我被时时彩害死了
江西多乐彩遗漏数据 江苏十一选五 黑龙江时时时彩 网易 025期一波中特 2018年香港开奖结果
快三一天稳赚200元 新疆11选5开奖信息 百乐彩开多久了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怎么看 11选5开奖号码
福彩快三开奖结果河南 005期一头三码中特码 重庆时时彩走势 成都麻将机 鹿鼎娱乐很厉害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