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合买(www.jkqum.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05章 吕荼与伯昏无人的第一次见面

    “涡阳,你人生经历广,那渔夫你可看出有什么不对之处?”吕荼扭头对着衅蚡黄道。(www.k6uk.com).

    衅蚡黄笑了“公子切莫多疑,这人说不好是个大隐士”。

    吕荼闻言拍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现在是春秋年代,人的心思哪有那么复杂?

    纵观那个时代文献,又有几个占山为王的土匪呢?

    就算是那杀人不眨眼的盗跖,他都有自己杀人的准则。

    想到这里,吕荼虽然深信那渔夫应该不是歹人,可是他还是深吸一口气对着木筏上的渔夫打着谜语探寻道“水上云要来,不知遮阳还是下雨?”

    那渔夫闻言一愣,接着哈哈大笑唱道“山道有十八弯,水道也有十八弯。老渔夫居住一草房,砍柴捕鱼换酒钱!”

    吕荼闻言这才放下了心。

    “君子,这是要过岸?”渔夫从木筏上跳到岸上,拿下斗笠,漏出老神仙般的面目来。

    吴大胖子看着老渔夫的神采很是歆羡,这一定是位世外高人,当下道“老先生所言不错,我等是齐国的士人,想去拜访令国的子产大夫”。

    那老渔夫听完吕荼的话后哈哈大笑道“君子,你们去找那小子,恐怕是遇到了烦心事了吧?”

    “先生怎知?”此时众人已经都站在了木筏上,闻言吕荼疑惑的看着正在撑篙的老渔夫道。

    老渔夫笑而不语,撑着篙出,吟歌道“小小木筏水中游,爷爷撑篙唱渔鳅。一天一天复一天,没有愁来似神仙…世人皆为功名碌,哪知死后一碗丘…立言功德三不朽,原来浮云浸入骨…节气节气如顽石,不如顺水推小舟…”

    两个时辰后,兵车和马匹也都运到了河对岸。

    吕荼用财货相谢,老渔夫不仅全都拒绝了,临了还对着吕荼哈哈三声大笑掷给了他一个阴阳鱼符“公子一路顺风,若遇事急,可报出我之名号,彭蒙水滨无人……”

    彭蒙水滨无人

    吕荼快的在脑子里过滤这个名字,突然他大惊失色对着那河上已经远去木筏上的老渔夫背影喊道“老先生可是子产大夫与贤者申徒嘉的夫子,伯昏无人?”

    “哈哈,偿闻公子见一叶落而知秋,今日相见,果名副其实矣,哈哈……”

    湍急的河水上隐隐约约听的老渔夫的大笑声。

    《庄子德充符》记载公孙侨和申徒嘉共同求学于伯昏无人。

    “公子,您识的伯昏无人?”张孟谈很奇怪,他整天和吕荼腻歪在一起,可从没有听说过伯昏无人的名字。

    吕荼笑着道“伯昏无人是郑国的隐士,他擅长众多学问,公孙侨跟他学刑与礼,所以你看公孙侨才有今天如此巨大的成就”!

    “公子那申徒嘉呢?”关于此人张孟谈倒是听说了一些,原因是吕荼当年和晏婴论人性恶性善提到过此人。

    “申徒嘉跟随伯昏无人学道,学觉悟,学逍遥”吕荼回想文献记载申徒嘉的事漏出来魅力的酒窝。

    张孟谈点了点头,暗道,申徒嘉应该是像老莱子一样的贤者。

    “公子前面到圃田泽了”公明仪指着一处界碑道。

    吕荼听到圃田泽这个名字觉得十分熟悉,但又想不起个所以然来,只能继续往前进。

    “好一处乡野风光”吕荼看着夕阳下的村落,人们伴随着晚霞伴随着飞鸟归还,心中有些歆羡,或许这就是陶渊明式的生活吧!

    兵车声隆隆,乡民们看到吕荼一行人过来,知道他们是贵族,当下纷纷站在两边恭迎。

    吕荼下车,一边还礼一边向村落内走去。

    这时一个老丈走了过来,看似这个村落的士族“君子有礼,不知君子从何处来又到哪里去?”

    吕荼道“长者,我们从东方齐国来,想去你们国都拜见你们的子产大夫。”

    老丈闻言眼前一亮“君子从齐国来可识的那公子荼?”

    小童公明仪抢嘴道“你眼前的就是那公子荼!”

    “小童不得无礼”吕荼怪罪的训斥公明仪,公明仪闻言懦懦的躲在了张孟谈的背后。

    “长者,我就是吕荼”吕荼躬身行礼。

    “啊,你就是公子荼?”老丈被吕荼的话惊讶的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等到老丈确定并平复了心情后,他脸红的大喊一声“公子荼来我们野泽了!”

    嗡!

    “公子荼来我们野泽了”路两边的人反应过来后也是大喊大叫。

    不一会儿村落里所有的人都跑出来了。

    吕荼傻眼了,他看着眼前那帮乡民,有抱着小孩的,有拿着纺的,有刚洗完头的,有赤着脚的,有穿一只鞋子的,有……

    “长者这?”吕荼心想自己并没有做过太大的坏事吧,为何搞出这么大的阵仗来!

    老丈看出吕荼疑惑,忙跪倒在地行礼道“我等久闻公子圣名,今日能有幸得见,方才失礼之处还望海涵。”

    老丈话一落那帮乡民们也都跪拜起来。

    吕荼见老丈年岁最少七旬,哪能让他长跪,急忙扶起他道“长者快快请起,诸位快快请起。”

    “谢公子”那老丈倒也不做作,在吕荼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那帮乡民见状也纷纷站起。

    吕荼看一个穿漏裆裤,萝卜头小孩,长的十分可爱,上前把他抱起,说了些问寒问暖的话,就像那后世国家领导人去地方访问时,抱那些当地的小孩童一样。

    吕荼这么个作为让这些乡民亲切感爱戴感bb的往上升,他们现在觉得现在身边的这位公子荼可比传闻中好的太多了。

    衅蚡黄偷偷对着张孟谈道“孟谈,看到了吗,我们的公子是人心所向!”

    张孟谈颔回想从齐国逃出来后,一路从杞国,鲁国,曹国,颛臾国,卫国,再到如今的郑国,哪一个国家的士人不是闻声纳拜?

    吕荼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名声已经达到了及时雨宋江的程度了,虎躯根本不需要一震,只需报出自己名号来便足以。

    老丈在前面迎着吕荼往村内走去,其他人则是护着他,就像是护着自家的领袖一样。

    “嗯,此人是谁?”吕荼走进村子里,见一棵巨大的梨树下一邋遢男子正在依树倒立不由好奇道。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黑龙江11选5走势 十三水qq游戏 双色球开奖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开奖
幸运飞艇历史记录开奖 羽毛球初学者基本动作 新英体育网直播免费 玩游戏的危害作文600字 五分彩怎样买才能赢
nba淘宝旗舰店 新疆11选5开奖查询 微信欢乐斗地主 黑龙江p62 内蒙古快餐
时时彩一天赚200元方法 欢乐升级电脑版下载 足球手游 北京pk10 9.99平台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