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合买(www.jkqum.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八十六章落红

    当清晨一缕明媚的阳光透过香龙宾馆豪华包间的窗帘照进来的时候,杨宇早已醒了过来,经过昨天晚上有些疯狂的一夜后,他此时点燃一根烟坐在宾馆洁白柔软的床边抽着烟怔怔出神。(看啦又看小說)

    有些凌乱的床单上一小滩醒目的鲜红格外显眼,杨宇实在是没有想到佩芳华一个接近三十多的女人竟然守身如玉,他知道自己这次玩的有点大了。

    缭绕的烟雾不停的升腾在杨宇的头顶,整个房间都弥散着浓重的烟味,杨宇扭头看了看让他用被子盖好面容精致,脸上酡红散去让任何男人看到都想推到气质高贵的女强人佩芳华;他面对这种毁人贞操的事情感到有些手足无措,只能一根接一根的抽烟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豪华包间显得有些乌烟瘴气,也许是房间里的烟味太大呛到了佩芳华,她不由从睡梦中醒来睁开了惺忪的双眼,也许因为昨晚的太过放纵与疯狂,醒来的瞬间佩芳华不由感到了下体一种撕裂般的疼痛。

    佩芳华打眼就看到了洁白床单上那一小滩格外醒目的血迹,她瞬间回忆起了昨晚发生的一切,佩芳华看着床头坐着抽烟比她小了差不多十岁的杨宇,她一时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房间内的气氛随着香烟的弥漫不由有着些许的压抑,杨宇早感觉道佩芳华已经醒了过来,只不过他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佩芳华,他一时之间不由德思绪万千。。

    随着时间的流逝,杨宇抽烟了半盒烟后,他目光坚定的扭头对佩芳华认真道:“佩姐虽然昨天晚上只是一个意外,但不管怎样,我都会为这件事负责的。”

    佩芳华看着以前在她场子候兢兢业业,无论刮风下雨,雷打不动都来上班,一直沉默寡言的杨宇,她不由苦涩一笑;佩芳华觉的两人的年龄相差实在是有些悬殊了,她觉得要让眼前的杨宇和自己玩玩暧昧还可以,倘若要让真让两人在一起,她一时之间还真接受不了。

    杨宇长出一口气诚恳道:“我以前一个从山沟里走出来的穷学生,我本着不招灾不惹祸的心来城里上学,我做任何事都谨小慎微,甚至我第一次见到佩姐的时候我都不敢正要看佩姐,那是一种打心底里的自卑,可现在我杨宇也算是一统h市道上的枭雄了,而且我杨宇以后也会努力往上爬,我希望佩姐允许我对今天的事情负责。”

    佩芳华从衣服里掏出了一根摩尔女士香烟,彩票合买:她听过杨宇的话后点燃烟抽了口妩媚一笑故作轻松道:“杨宇现在都是二十一世纪了,你别这么封建老土了;我把身子给了你,总比让那个猥琐至极的谭东升给糟蹋了要强,今天这将是就当我们两人的一次邂逅了,以后谁也不要打搅谁的生活,我们都不要再提及这件事了。”

    杨宇嘴角勾勒一抹余味凑到佩芳华耳边道:“佩姐我这个人有精神洁癖,但凡我碰过的女人就不允许别的男人再去碰,况且佩姐年纪也不小了,是该找个男人了,你看我长得又帅,又有钱,打架又猛,而且还有一帮兄弟,床上折腾的时间还持久,佩姐我看就你就是打着灯笼也找不着我这样的人。”

    佩芳华看到杨宇王婆卖瓜自吹自擂的一阵后,她噗嗤一笑啐了杨宇一口道:“你这个家伙,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厚颜无耻!”

    杨宇看到佩芳华对自己并没又什么抗拒的心里,他心想要不趁热打铁就再来一次把眼前佩芳华给征服。

    佩芳华看到杨宇盯着自己直勾勾的眼神,她才发现自己没穿衣服,佩芳华急忙将床上的被子往身上裹了裹道:“你别乱来了,我下边还有些疼呢!”

    ……

    杨宇深知润物细无声的道理,对待女人不可一蹴而就,他也就没再看佩芳华,而是踱步走到阳台上拉开了窗帘,明媚的阳光照耀在他身上,杨宇感觉浑身暖暖的,这个世界变的十分美好。

    沐浴在晨光中总是能让人一扫心中的阴霾,杨宇对着窗户上的玻璃整理了一下发型后,踱步走到了佩芳华的床前。

    佩芳华怕杨宇胡来,她已经将床上散落的衣服穿好了,佩芳华此时又在床头抽起了烟,她想用烟来麻痹一下下体的疼痛。

    杨宇看了看佩芳华,然后他缓缓走到地上躺着昏迷不醒谭东升的身前,他狠狠的朝着谭东升肋骨踢了一脚。

    只听嗷的一嗓子惨叫,在剧痛的作用下谭东升就醒了过来,像是回想起了杨宇硬生生将他的勃朗宁掰断的场景,谭东升吓得浑身颤抖,他扑通一下跪倒在杨宇面前道:“小兄弟求饶我一命,我爸是一家上市企业的老板,你要是肯放过我,小兄弟要多少钱就有多少钱!”

    杨宇一把将曹东升拎到佩芳华面前道:“佩姐你说这个人该怎么处置!”

    佩芳华朝着杨宇嫣然一笑道:“你不是说你是我佩芳华的男人吗,现在我让你杀了他你敢不敢,你要是没胆量就算了。”

    曹东升听到佩芳华的话吓得浑身颤抖,他不停的祈求着杨宇能放过他,谁知杨宇毫不留情咔嚓一声扭断了曹东升的脖子。

    杨宇对佩芳华道:“打蛇不死反被蛇咬,这个道理我知道,这种给人下药的阴险小人留不得。”

    佩芳华此时看到杨宇直接将曹东升的脖子给扭断了,她也是惊讶圆张着红润的樱桃小嘴,佩芳华原本只是想试探一下杨宇,她实在没想到杨宇真的会杀了曹东升。

    杨宇沉声道:“佩姐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跟着我跑路吧,一会老警来了!”

    佩芳华这才缓过神来,她神情有些焦急的看着杨宇道:“那我们怎么离开!”

    杨宇一把抱住了佩芳华从香龙宾馆的三楼一跃而起跳到了对面一家网吧的房顶,他不停的跳来跳入渐渐远离了市中心。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山东十一选五 河北体彩十一选五开奖 香港高级二肖中特网 内蒙古时时开奖彩结果
万利彩票 怎么看mg游戏出不出分 2014年038期特码资料 香港赛马会娱乐城轮盘打不开 热购彩票APP下载
泳坛夺金开奖结果今天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福建省十一选五 七乐彩中奖规则及金额 重庆时时彩骗局
哪个线上审核平台贷款额度比较高 大连码头地图 微彩娱乐平台可靠吗 六肖中特论坛 内蒙古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