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合买(www.jkqum.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六十五章神庙

    那是一条寂寞的小路,只有无边的衰草裹着灰白的天际,阡陌小路无限延展通往了一座神庙,老道正襟危坐在神庙里一尊陆判像前的蒲团上。(看啦又看小說)

    老道之所以有持无恐的来到这神庙中,是因为他早年和老友蒲松林曾在他的茅庐饮茶的时候就听闻地府的陆判一向豪饮,所以他这次过来陆判庙就是特来寻求他帮助的。

    冥帝部下的魑魅魍魉在庙门外逡巡走动,他们对神庙似乎都有些忌惮不敢进入庙宇之中。

    其中手拿尖锐匕首,青面獠牙的魉在神庙外开口叫嚣道:“牛鼻子陈老道有种你给我出来,得罪了我们冥帝大人就等着下地狱吧!”

    老道神态自若扭过头道:“你们这些不入流的杂牌鬼怪都追了我整整一个月了,你们到底有完没完啊,有种你们就随便找出来一个人跟我单挑,你们四个打我一个算什么本事!”

    手拿一把闪着白光宝剑,带着一顶尖尖帽子,笑起来很灿烂给人一种如沐春风感觉魑给了一个魉会意的眼神,示意他先将陆判庙里内的老道给引诱出来再说。

    青面獠牙的魉自然一下子就领悟到魑的想法,在人数上占据绝对优势的他绝对不会楞头青一般去跟陈老道这样一个成名已久的练气士单挑的。

    魉虚与委蛇道:“牛鼻子老道就你这点微末道行,我对你是那是丝毫不惧,单挑就单挑,你出来我跟你单挑。”

    坐在蒲团上的老道狡黠一笑道:“有种你进来,就你这种鬼蜮伎俩还想骗我门都没有,你要是把魑魅魍三个用摄魂索绑到庙门前的柱子上,我就出来和你决斗。

    魉听到老道的话后,他们围在一起七嘴八舌小声的讨论着,作为四个鬼怪中唯一女性,手拿着一把白森森骨笛的魅对魉道:“正可谓人老成精,那陈根生活了一段悠久的岁月自然不是易与之辈,我怕他使出什么阴谋诡计来对付我们。”

    魑开口对魅道:“二妹你想冥帝那个脾气,要是我们抓不住陈老道,一旦她老人家发起怒来一准会把我们扔进那虫蛇满布,波涛翻滚,腥风扑面的三途河中饱受折磨的,那种痛苦简直是生不如死。”

    魅思索片刻道:“我怎么想不通当初那陈根生元神逃走的时候冥帝为什么不动他。”

    手拿着一把白光闪烁宝剑的魑开口道:“冥帝大人什么身份啊,她怎会屑于跟一个区区练气士动手。”

    魉从怀中摸出一根寒气森然的铁链道:“既然兄弟姐妹们都怕被冥帝大人扔进三途河中,我只好用着这摄魂索将各位给绑起来了,不过大家不用担心这摄魂索已经被我用冥都的煞气炼制成了法宝,到时候只要我心念一动这摄魂索就会松开各位兄弟姐妹的,到时候只要那陈老道一出来,我们一拥而上将他擒获就完事了。”

    听到魉的话魑魅魍几个鬼怪均是相视一笑,随后他们朝着魉点了点头,魉动作麻利的开始将将魑魅魍绑在庙门前雕刻着栩栩如生青龙的柱子上,老道看到这一幕后嘴角露出一抹余味的笑容,他从自己麻黄色袋子中掏出一**杏花村,一个大瓷碗摆在了陆判像面前。

    老道一拍杏花村酒坛给陆判像前的大瓷碗倒上满满登登一碗酒道:“我陈根生素闻陆判大人是性情中人,今日我与那魉决斗还请陆判大人给主持公道。”

    庙宇残破,香火已断,褪了色的陆判像上布满了厚厚恩灰尘,蜘蛛网已经遍布了庙宇的大梁,这一碗清冽香醇的杏花村显得弥足珍贵。

    老道再次看了一眼陆判像上的清酒,他闲庭信步的走出了陆判庙,魉心念一动松开了摄魂索。

    正当被绑在柱子上的魑魅魍准备从柱子上脱身而出手持兵刃朝着老道一拥而上的时候,一道明亮的闪电直接当空劈落至陆判庙的柱子上,魑魅魍三个山魈鬼怪浑身直接被雷劈成了焦黑之色,要不是他们几个的命牌都在冥帝身上,他们恐怕早已就烟消云散了。

    老道不紧不慢的从背后黄色布兜中掏出了一柄很是唬人,通体金光闪闪的飞剑出来,他将剑负于身后神情悠然的朝着魉走了过去。

    手持一把匕首的魉对于陈老道颇有忌惮,他开口对绑在陆判庙前被雷劈成焦黑之色魑魅魍开口道:“这陆判竟然敢干预我们冥帝的事,我这就回去禀报冥帝她老人家,你们在这里等着,我会回来救你们的。 ”

    说完他化作一团黑气远遁逃走,老道看着魉离去的背影冷哼道:“宵小鼠辈,不足挂齿!”

    接着老道走到被用摄魂锁绑住被雷劈的七荤八魑魅魍面前,他将摄魂锁取下来道:“你们快滚吧!”

    被雷劈的外焦里嫩的魑魅魍此时对上陈老道那是无力再战,他们均是化作一团黑气逸散逃走。

    老道走进陆判庙里又给陆判像前倒入了满满一碗酒,然后他神态自若的扬长而去。

    ……

    此时冥都之中,寒食已过,亭台楼阁古典韵味的建筑,喧嚣热闹的鱼市均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副阴森诡异,阎罗宫殿的景象。

    手握尖刀的魉佝偻着背,唯唯诺诺的走到眉目如画,光洁额头上纹着一朵火焰,美丽的如同月亮魂魄的冥帝身旁。

    他浑身颤抖道:“冥帝大人,那陆判出手阻挠了我们抓那个陈老道,魑魅魍都被他用天雷劈成了焦黑之色。”

    一袭红衣,眉目如画女子一脚将魉踹进了猩红色的三途河中冷冽开口道:“在里面好好反省反省吧!”

    没过多久,魑魅魍三个山魈鬼怪全身焦灼之色也是低眉顺眼的走到了冥帝身旁,冥帝毫不犹豫接连三脚连踹脚直接将魑魅魍给蹬进了三途河中。

    这时冥帝缓缓走上了阴森诡异,血浪翻滚三途河的未央桥上,她伸出芊芊玉手扶住未央桥的栏杆道:“地府管勾自然死去人的魂魄,而我冥都则是负责收纳天地之间心愿未了的游魂,两者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好一个陆判竟然敢坏我的事,我虽然出不了冥都,但这笔账我狂澜记下了。”
时时彩单连码 快乐十分直播开奖 幸运飞艇开奖时间 北京快300 时时彩走势图
广东11选5单双套利 南宁世纪宝龙娱乐会所 香港六精准特码资料 黑龙江省36选7走势图 辽宁十一选五直播
智博彩票官方客服电话 山东十一选五app下载 湖北30选5中几个号有奖 秒速赛车彩票是哪国的 新宝娱乐平台
新加坡快乐8 0699区号 足彩500万彩票网 青海快3开奖号码 重庆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