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合买(www.jkqum.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十九章青冢

    h市城东一处荒无人烟的郊外,月黑风高,夜黑的岑寂仿佛能凝出一团墨来,月色朦朦胧胧的很是清冷,一处足足有农村土房子那么高大,栽种着碗口大小柏树青黛色坟堆上,一只通体漆黑的乌鸦发出夜枭般桀桀的叫声。(www.k6uk.com)

    一个贼眉鼠眼,脸上有块殷红胎记,背着一个蛇皮袋子的瘦小男子和一个长相敦实,浑身透露出一种憨厚身材高大的平头男子一人拎着一把铁锨鬼鬼祟祟摸到了青冢周围。

    长相敦厚男子对身旁瘦小男子一脸兴奋道:“王二赖我们要是挖了这土坟里的宝贝,就可以在城里买车买房取上水灵的黄花大姑娘了!”

    贼眉鼠眼的男子没有说话,他从背后的蛇皮袋子中掏出一个涂着金漆的陶瓷香炉,一叠黄表,三根有又粗又长的香开始在焚香祭祀起来。

    孙大柱也是好奇的看着王二赖的一举一动,坟头香炉的烟开始袅袅升腾起来,王二赖也是掏出打火机准备点燃黄表,正当这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突然一阵阴风划过,偌大的青冢上的荒草中亮起了两盏绿油油的小灯。

    此时长相敦实的男子看到这一幕不由发出妈呀一声惨叫,豆大的汗珠不停从他额头上滚落下来。

    “孙大柱你鬼叫什么,你没看到那是一只獾吗?”体形瘦小的王二赖目露精光道。

    长相敦实的孙大柱借着天空一轮朦朦胧胧的油月亮定睛一看坟头正是一只体形粗实肥大,四肢短,耳壳短圆,眼小鼻尖,通体乌黑毛发很粗如针一般根根竖起,只有面颊上有一抹白的大獾。

    看到这里孙大柱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王二赖一双老鼠眼冒着精光道:“孙大柱我看这青坟北边有新翻出来的土,看来这座坟已经让人提前挖过了,我们再去一趟看能淘着什么宝贝不能,我们总不能空手而归吧。”

    孙大柱应声回答了王二赖一句,两人开始用铁锨在坟头刨了起来,很快一条被填上的甬道便被他们清理了出来。

    土坟内很黑,王二赖特意从背后的蛇皮袋子中掏出了一个强光手电筒,打开手电筒,他看到墓穴通体是由大青石堆砌而成,大青石地面上散落着许多破碎的瓦片,等王二赖用手电筒抬头一照时,他看到墓穴顶部镶嵌着许多流光四溢的石头。

    正在这时孙大柱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彩票合买:他借着王二赖手电筒旁边微弱的光看到了那只浑身乌黑唯独脸白的大獾正在啃食土坟内棺材旁边一个人已经腐烂的尸体。

    王二赖像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子,他从背后的蛇皮袋中取出来一**15块钱的老村长咕咚咕咚喝了几口,他看着眼前尖尖嘴唇还沾染着凝固了褐色鲜血的大獾故作镇定道:“不就是獾子吃人肉吗?这种小场面就吓到你孙大柱了,你难道忘了城里那裙子叉开露出白皙大腿的姑娘了。”

    孙大柱听到这话咽了口唾沫一拍胸腹道:“王二赖是死是活俺孙大柱干了,我可不想一辈子打光棍,这种生活俺他娘的也是受够了!”

    “这才像带把的爷们,凭啥别人就小洋房住着,小洋车开着,俺们就受这份瞎比罪,人死鸟朝天,有什么可怂的!”王二赖拍了拍孙大柱的肩膀酒意微醺道。

    王二赖像是舍不得手中老村长,他又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才将剩余小半**酒递给了孙大柱。

    孙大柱接过酒一仰脖就干了,王二赖借着微微的酒劲,他握紧铁锨摇摇晃晃就走到了周围停放着个死尸的棺材旁边。

    借着高大土坟顶部倾泻下来苍白,冷清,荒凉的月光,他看到已经褪色了棺材中躺着一个身穿大红色古典衣服,漂亮脸蛋没有丝毫腐朽,还微微带着红晕看起来就像睡着了似的一个大美人。

    看着眼前的大美女王二赖神情不由的有些呆滞了,突然之间异象横生,女尸洁白如玉的贝齿轻启吐出一股青烟后王二赖直挺挺的倒在了褪色的棺材旁边,两个爪子沾染猩红颜色的獾子打量着倒在地上的王二赖像是极为开心的吱吱叫了一声。

    此时傻里傻气的孙大柱显然没有看到这一幕,他借着清冷的月光在土坟一处灰尘很厚的犄角旮旯里找到了一个描绘着张牙舞爪龙纹卖相很好的青花瓷碗。

    虽然是在夏天,但土坟里却是凉凉的,甚至可以说有点寒意。孙大柱感到一阵阵寒冷,但他寻到了一个宝贝心里满是欣喜俨然已经不顾这些寒冷了,孙大柱打量着手中卖相很好得青花瓷要心里就像搂着一个黄花大姑娘一样舒坦。

    “王二赖你看我找到什么宝贝了!”孙大柱一边端详着青花瓷碗一边扭头去看王二赖。

    随着他一扭头,孙大柱浑身一哆嗦背后凉飕飕的感觉油然而生,他顿时呆若木鸡的站在了原地。

    此时王二赖双目圆睁如同一团烂泥一样倒在褪色棺材旁边,而那只通体发黑只有脸上有一抹白的大獾俨然咬掉了王二赖一只耳朵。

    愣了好久孙大柱才回过神了,他将手中青花瓷碗揣进了怀里大叫一声如同被狗撵了一样从甬道中跑了出来。

    冷清的油月亮下,孙大柱就这样一直跑,他发疯了似的一直跑,直到栽倒在一处遍地金黄的油菜地里孙大柱才停了下来。

    倒地后孙大柱浑身一阵哆嗦,他下意识掏出怀中描绘着龙纹的青花瓷碗看看有没有破,发现瓷碗完好无损以后,孙大柱长出一口气拿着青花瓷碗一脸憧憬的朝着城东走去。

    一想到城里叉开裙子露出白皙大腿的姑娘和许廖德所开那让人热血沸腾的大赌场,孙大柱就把一切的恐惧都抛到了脑后。

    此时清冷月光倾泻的青冢内,一个嘴唇艳红,面容精致如同无暇美玉的女子从褪色的棺材中坐了起来,她呢喃自语道:“杀一个留一个,这才会有源源不断的人过来,修炼煞气固然是练气士的捷径,不过还是有点慢了!”
三分彩时时彩 利德娱乐城 江苏十一选五 篮球亚盘16种分析技巧 游客试玩棋牌送6元现金
亚洲真人线上娱乐 21期三码中特 新疆时时彩软件下载 海南飞鱼走势图 黑龙江时时彩规则
双色球历史 青海省遴选 双色球十大专家汇总 合一彩票登录 双色球连码走势图
辽宁福利彩票35选7 甘肃11选5任五 平刷王北京赛车 地下六合彩 澳洲幸运8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