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合买(www.jkqum.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彩票合买: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一章命运

    “人生的十字路口有许多分叉,也就是书上所说的什么狗屁转折点,我也不是很懂,但后来我渐渐明白这些狗屁转折点真的很重要,有时候走错一步便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生,一步天堂,一步地狱。(看啦又看小说)”

    “很多人在爱情面前都是脆弱的,尤其是穷人的爱情更加脆弱,谈到命运这个些许承重的话题我不由想起了以前很喜欢的一个女孩李梦琪,之所以我对李梦琪记忆深刻,自然是因为她漂亮她白,她笑起来很单纯也很甜没有人心那么复杂,可笑的是,那时候的我纯粹就是一个有贼心没有贼胆的人,也就是俗话说的脸皮薄吃不上肉,好几次我想上前跟她搭讪都是欲言而止。”

    “李梦琪的家庭条件很是不好,他老爸是村子里面有名的赌鬼,家里能卖的都让他拿去赌了,值钱东西也就剩下了红砖堆砌的平房,屋漏偏逢连夜雨她的母亲又得了重病,李梦琪也没上几年学就辍学了,跟她相比之下我的家庭条件还算好一点,不过我们两个依旧是两条平行线没有出现什么交集。”

    “直到我快考高中的时候,那天是我们村子里的庙会,参加庙会的人很多完全可以用人山人海这个夸张的词汇来形容,虽然我一个人习惯了孤单思考,但不知道我那天发什么神经晚上庙会快要结束的时候,我去庙会上逛了一圈,那时候我正好在人潮中遇到了李梦琪。”

    “我上前跟她打了一个招呼,李梦琪便朝我走了过来,那时候她跟我说她老爹要给她找个婆家把她嫁出去,我知道她老爹是惦记着她出嫁的那份彩礼钱,我当时把头低的很低,我那时候就在想我要是电影里面的至尊宝,我会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彩祥云解救她于水火之中,可是我什么都不是,我只是一介凡人,我只是个连自己命运也掌控不了的凡人。”

    “我听到李梦琪要出嫁的消息心中很是不舍,我怕一个转身她就会消失在我的面前,李梦琪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她眼神一眨一眨的看看我,我不好意思的搓手在她面前笑了笑,李梦琪突然笑着对我说她想登上村里面那高高的谷堆看月亮问我要不要去,当时我想都没想就欣然同意了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接近女神的机会我怎么忍心错过。”

    “记忆中那天的夜空好美好美,美的我翻烂中华词典都找不到一个词语来形容,夜空湛蓝如水,一轮冰盘挂在空中,星星半明半昧不停冲我挤眉弄眼示意我该做点什么,我也是憨厚一笑没有理会它对我的示意。”

    “那时我和李梦琪坐在高高谷堆上,她说今晚的夜空好美,她好想每天晚上的夜空都是这样,我当时什么都没说就这样近距离的打量着李梦琪,我怕我一眨眼她就会消失在我身边,我感觉有些东西并不是离我那么遥远了,仿佛我一伸手就能触摸的到,我就这样痴痴的看着她,我的眼里已经腾不下任何地方来容纳这个美好的夜空。”

    “最让我惊心动魄的是李梦琪竟然主动靠在了我的肩头,感受着她柔软的身躯我当时心里比吃了蜜都甜,一瞬间我感觉自己拥有了这个世界最美好的东西,我当时脑子一热手臂有些颤抖的抱了她一下,可是仅仅只有一下我就松手了,不是我不懂得珍惜,而是李梦琪在我心中是女神一般的存在,是不容我这种凡夫俗子亵渎的。”

    “美好的时光总是太短暂,我总是什么也抓不住就让它从我的掌心偷偷溜走,也许会有一丝悔恨,但更多的是一种甜蜜,因为那个夜晚让我尝到了爱情的味道,那中味道就像家乡的青杏子一样酸酸的,涩涩的,很是美好,也很苦涩,爱情总会给人带来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后来的时候,我一个人背上了白色尿素袋子,拿着那张鲜红的录取通知书带着我的行李离开了我土生土长的村子,我命运的轨迹再次和李梦琪脱轨了,踏上公交车的那一刻,我差点哭了出来,看着车窗外满头白发的母亲,又想起了要嫁人的李梦琪,那时候我很恨我自己,可是我已经很努力了,也许我只是一个什么都改变不了的傻小子而已,坐在公交车上,看着倒退的村庄以及前面无限延展开来的公路,我似乎看到了一个光明的未来。”

    别墅里微凉的风透过窗帘吹了进来,杨宇猛然抽了一口离烟屁股没多远的中南海,他擦了擦有些湿润的眼眶埋怨道:“他娘的风吹这么大,都把老子的眼给吹迷了。”

    杨宇写的故事戛然而止,他重新审核了一下稿子后又陷入了沉思当中,他不知道自己该给这篇一时起兴而写的文章取个什么像样的名字,这个名字该是文雅一点呢,还是该粗俗一点呢,这就让杨宇很是苦恼,挠了挠头杨宇情不自禁又点燃了一根香烟,缭绕的青烟又开始在他的房间升腾起来。

    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杨宇猛地抽了一口烟心想这是一篇回忆录,周先生写的回忆录叫做《朝花夕拾》,他知道凭借自己肚子里的那点墨水是想不出可以与之媲美的好名字来的,杨宇知道一个好的名字便是一篇文章的精气神,所以他很是慎重,一个好的名字也是对一篇文章最起码的尊重。

    抽完半根烟,杨宇又重新看了一边自己所写的文章,他的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了《命运》这个题目来,他觉得这个题目跟自己写的文章很贴切,所以拿起掉漆的钢笔用清瘦的笔记把这个题目在稿纸上写了上去。

    将自己写好的稿子整理好,杨宇第二天就找了一家快递公司将自己名为《命运》的稿子按照征文上面要求的地址邮寄了过去,一时之间杨宇心里也是没底他不知道自己写的东西是否会石沉大海,但他知道只自己写的已经很用心了。
007比分篮球比分 广东快乐十分20选8计划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重庆幸运农场预测结果 9188彩票竞彩足球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 内蒙古时时彩官网平台 香港黄大仙几点开门 山西泳坛夺金开奖记录 快乐十分任选五万能码
秒速时时彩网站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 山西11选五走势图 排列三图表 五分彩走势图
辽宁12选5走势图表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澳门葡京赌场广水信息 海南飞鱼游戏开奖遗漏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