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合买(www.jkqum.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九、好茶

    贾赦其人刚愎自用,素来都是苛待下人,就是自己的儿子,唯一的独子贾琏在面前,亦是想打就打想骂就骂,丝毫不留任何情面,且也十分的小气,他能如此大度,现在不是常态,邢夫人是知道的,所以她抬起头瞧了贾赦一眼,果不其然,见到他眼角的皱纹里头透着一股子的不悦,就知道贾赦的心里头可是没有那么表现出来的高兴的。(看啦又看小说)“将军可是我当的,二弟只是在工部当差,这关节外人看不懂也就算了,可咱们自己家里的人忘了这一节,只怕就是该死的。”

    可如今这荣国府的家到底是二房在当着!邢夫人预备着反驳,但又见到了贾赦的表情,不敢多说话,邢夫人连忙低头,假装没有看到贾赦的表情,贾赦长长舒了一口气,把这心里头的郁闷都吐了出来,这会子心绪才稍微平复一些,“咱们在这家里头难呆啊,之前闹了这么一回子的事儿,老太太虽然没说,可外头就言明,不用我去当差了,这么满心踌躇,抱负,也一概抛下,只能是在家里头喝酒,唤作是谁也不乐意不是?如今正经儿这老亲王愿意照顾,知道我这么一个人,想着也是好事情,总不好在家里一直呆着不是?”

    邢夫人也赞同这事儿,虽然她对着贾赦姬妾甚多这一件事儿没什么意见,但一直见到贾赦在家里头和姬妾们厮混也是不乐意的,再怎么贤良大度的人,那也不会说是就真的心里头毫无芥蒂么,故此邢夫人笑道:“老爷说的极是,我在家里头什么事儿都不懂,却是帮不到老爷了。”

    “你在家里头凡事儿多看一看就是了,”贾赦吩咐道:“二房那里,你凡事都盯紧,有什么事儿不要在老太太面前浑说,只管回来告诉我,另外,梨香院那里,”贾赦喝了一口茶,“你不防也多去去。”

    邢夫人有些不满,“梨香院那位也是王家出来的,老爷。”

    “糊涂,王家出来的又怎么样?”贾赦怪眼一翻,“我知道你心里头有芥蒂,可这四大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王子腾在外头高官当着,十分显赫,你就算让她一头又如何?如今侄女儿又封了贤德妃,这外头声势是极好的,所以我叫你在家里头别混说话,你若是不明白这个理儿,那就真的是糊涂人了!”

    邢夫人最怕贾赦不高兴,见到贾赦如此,她也就顿时放弃了自己的主见,忙道:“我都听老爷的。”

    “梨香院那位哥儿,是入了老亲王法眼的,这还是要用得到他呢,琏儿不中用,狗肉上不了什么台面,只能是在家里头帮衬当差,外面真正那些贵人,是靠不近身的。”

    “这倒是,听说那位哥儿赚钱做生意的本事极大,所以薛家的日子比咱们都好过些,”邢夫人虽然性子不好,可地下也有几个铁杆的,她悄悄的说道,“今个琏儿媳妇去梨香院借银子去了,听说,薛家姨太太一下子就拿了好些钱出来,具体多少大家伙都不知道,但可绝不是在少数呢。”

    “他们家世代为商,日子原本就比咱们宽裕些,昔日见着他们投奔入京,还以为日子过得颇为艰难,可后来瞧瞧,却也是不像,这么说来,难道那边就艰难如此了?园子建不下去了?”

    “只怕是真的,琏儿媳妇这些日子都在筹谋这事儿,忙活的不可开交,”邢夫人说道,“我就奇怪了,这金山银山般的家业,怎么才没几年,就连一个园子都建不起来了?这家里头的出息,庄子上的收成,这都去了什么地方?”

    贾赦避而不言,这些话根本就没有办法扯的明白,而且和一妇人谈论这个,未免也不太光彩,“琏儿自己个有主见,这事儿他们去办就是了,咱们别管了。”

    “是。”

    鸳鸯和晴雯说了一会子的话,杨花过来告诉鸳鸯,“鸳鸯姐姐还在这里头呢?二奶奶早就走了。”

    “走了就走了罢,”鸳鸯和晴雯交换了一个别有所思的眼神,对着杨花笑道,“我们本不是一处来的,何须管他,今日我难得出来得空闲,倒是要在这里头多玩一会。”

    晴雯说道,“您这大忙人也得空?罢了,那就坐下来好生喝杯茶吧,我这里头有今年最新的大红袍,还是大爷给我的,我想着,素日里头别人都不配喝,也只有你来了才能给你倒上。”

    “你这话未免不通,”鸳鸯笑道,“说起来,大家伙都是丫头,何须摆什么配不配的。”、

    晴雯听得此言不免微微冷笑,“这话是不错,大家伙都是丫头,但我这心里头还是有喜欢和不喜欢的,不喜欢的人,自然是不配喝我的茶,就算他是主子爷也是一样!”

    杨花笑道,“听听听听,这话说的,越发的得罪人了。”

    鸳鸯也说道:“好了,知道你性子傲,你这个性子,倒是有些像林姑娘,只是她却没有你这样嘴巴厉害,赶紧着,既然有好茶要孝敬,那就赶紧滚滚的水倒了斟上来,还等什么呢?”

    几个丫鬟都笑了起来,晴雯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就知道你也不是个好说话的主儿。”

    于是晴雯亲自给鸳鸯倒水泡茶,鸳鸯是家生子,家生子的意思就是家里头签了死契的奴仆的子女,也是世世代代为奴仆的,而晴雯却是不是,晴雯是赖嬷嬷在外头买来自己用的,只是市场带进来给贾母请安,被贾母看中了于是留在身边,人在年少时候达成的友谊总是终身难忘,鸳鸯和晴雯小孩子的时候在一起,这交情也算深厚了,两人闲谈,“我瞧着你这边倒是空的很,”鸳鸯喝了口茶说道,“的确是好茶,倒是羡慕你的很,在这边事儿不多。”

    “也只是在家里头说说罢了,”晴雯笑道,“事儿是不少的,走的时候给大爷量了衣裳,这些日子做了好些了,也就先放着,我别的事儿一概都不会,也只有做做衣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