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合买(www.jkqum.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二十八章 紫夜宫记事

    人和动物有什么区别?

    这么简单的问题还问?

    两者最大的区别当然是:

    人有心眼,而动物没有。(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

    叶魁在身体恢复后就回到了紫夜宫。暑假还剩下一点日子,开学前他不打算回海城,他现在的情况有些微妙,从大局上看他依旧藏得很好,可他的身份似乎已经在某些小势力中已经传开。除此之外,他发现灵异界看似平静,但似乎有种风雨欲来的平静的感觉。

    回到紫夜宫后,叶魁一直处于一种忙碌的状态。

    紫夜宫的事务,渡鸦抓住他难得在家的空挡给自己放了假,一股脑地把事情丢给他后就跟家人失踪了,说是去海南岛玩几天。关于七罪宗的问题,叶魁把紫夜宫最强大的情报部队派出去了,期望能搜到七罪宗其他的犯罪线索,从而顺藤摸瓜。还有那些烦人的暑假作业,虽然没啥难度,但处在即将高三的阶段,老师们可是把题海战术发挥得淋漓尽致。

    除了上面这些事情,还有一件事一直牵着他的心,甚至可以说吸引了他大部分的注意力——樊子成似乎要突破了。

    自从那天带他进入了图书馆,樊子成一直就保持着那蠢龙的模样,而且很嗜睡,身体里的妖力波动越来越剧烈,随时都要破体而出似的。

    妖修每次突破境界都会迎来天劫,着也是抑制高阶妖修数量的最重要因素。修为越高,天劫的威力越强。樊子成面临的,正是妖修的大门槛千年天劫,那等威力可以用毁天灭地来形容。加上樊子成半身为龙,过了千年大关,他能褪去现在这种怪异的模样,真正成为一条纯血真龙。而化龙天劫本来就是所有妖修天劫中最凶险的,一个不小心就会肉身被毁,魂飞魄散。

    为了帮他渡劫,叶魁不遗余力地为他收集天材地宝,樊家那边送过来的宝贝也不少,可叶魁总觉得隐隐有种不安。如果换其他人,只会把不安当做关心,可他身为夜王,可不敢随意忽视这种不安的存在。

    除了天材地宝,叶魁还得找个安全安静的地方给他渡劫。紫夜宫是亚空间,是三位植物系妖修的妖界,虽然是一个独立的空间,可樊子成这种化龙天劫轰下来,叶魁确定这个空间会直接被轰碎,生活在紫夜宫上万大小妖怪,恐怕会在一瞬间灰飞烟灭。所以渡劫地只能在足够稳定的正空间里进行。

    问题再次绕回来,樊子成是龙,虽然只有一半,可龙这种生物在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多过,而且龙的身上全是宝,一旦被人知道有条龙在渡劫,保不准会引来什么人图谋不轨。渡劫地的选择绝对不能马虎。

    不过渡劫地的问题樊家那边表示会安排,地点会在樊家掌控的领地内,保护人员他们也会去安排,到时候樊子成只要带人过去就可以了。叶魁对樊家的安排还是放心的,这樊子成再怎么说也是樊圣和樊月的儿子,樊家执行起来肯定不会马虎。

    不过,那隐隐的不安,依旧让叶魁很是烦躁,他的感知本就是弱项,现阶段无法判断出他所不安的到底是什么,可这种心悸一直持续地萦绕在他心头。樊圣以为他心脏病犯,亲自过来给他检查了一番,却否定了他身体缘故,那么说依旧是那夜家传承下来的感知在不停地对他发出警告。

    这么多事情一下子压过来,叶魁依旧不忘坚持修炼。正如全叔说的,他的实力微薄,但知道的东西太多,太容易接触到他无法对抗的力量,他此时最要紧的任务就是把实力提升上去,尽可能地能够独立处理突发事件。

    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天,渡鸦还是没能狠心把所有工作丢给叶魁,把家人留在海南岛,自己回来帮忙处理一部分事情。叶魁这才多挤出来一点时间修炼。

    不过他才稍微放松了一天,晏殊这个统领了所有鼠妖的头领就找到了他。

    在叶魁的手下,晏殊,邪魅和白善,分别统领鼠妖,蜘蛛妖和蛇妖,本来这三种妖怪都是攻击力极强的捕猎者,别的妖宫都会把他们作为主攻战术部队培养,可在紫夜宫,叶魁并没有按照常理出牌。这三种动物都是平时非常容易在人类社会中出现的常见动物,情报收集比其他动物强很多。

    晏殊这次负责的是去查七罪宗的事,他调动鼠类大军,效率奇高地找到了蛛丝马迹。

    半年前,在山东省一个小县城里,发生了一起多人暴饮暴食导致胃袋被撑破致死事件,不过这次的事件并没有被列入灵异按键,而是由刑警队接手。原因很简单,这些暴饮暴食而死的十三个人,全部都在死亡日期三个月内去找过一名叫刘月新的心理医生看病。而就在警方把十三起事件联系在一起,把线索集中到他身上的同时,这个刘月新就突然间人间蒸发了。

    死者全部经过同一个医生治疗,又在即将抓到他的时候突然消失,警方几乎百分百把握这个犯罪嫌疑人是畏罪潜逃,现在还挂着全国通缉,他的照片也是随便在网上能够找出来,曝光率极高。

    晏殊的汇报中,也把刘月新的资料找了出来。这个人在犯罪前几乎毫无问题,为人和善,有很多朋友,从出生证到行医执照,幼儿园入学记录到大学心理学博士毕业记录,完美得让人无可挑剔。

    从认识他那些朋友中了解,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毕竟和他有交集的人很多,因为从来没搬过家,他的幼儿园玩伴还能找到,前前后后加起来也有好几百人,都证明了这个人的存在,这也就排除了刘月新篡改别人记忆捏造身份的猜测。

    硬要说有什么奇怪的,那唯一有疑点的,就是这个刘月新是个孤儿,前半生都在孤儿院待着,中学六年边上学边偷偷打工赚钱,毕业后考上医科大学。至于这样一个无可挑剔的人为什么突然变成了一个用诡异手段害死十三条人命的杀人犯,到现在还没有定论。

    晏殊是专业的,除了国内的情报,他从这个刘月新为出发点,国外也搜查到了一些信息:

    在刘月新消失后一个月,在俄罗斯的一个小镇里,三位异食癖的患者突然因为吃下去的异物引发并发症死去,一个新来的名为伊森的华裔心理医生也突然消失。

    三个月后,尼泊尔突然发生一起数十人在一个废弃的教堂里吞食玻璃碎片死去事件,原因不明,只能归入邪教事件。

    四个月后,美国一个收视率非常高的大胃王比试节目中,十位参赛者疯狂进食,等工作人员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十个人早就撑爆了胃,送到医院后所有人不治身亡。这一次事件影响非常大,因为收视率很高,而且事件有些诡异,而且很多人群众知晓,舆论压力非常大,直接把那个如日中天的电视台击垮。

    就在几天前,又发生了一起吞服刀片死亡事件。不过这次只死了一个人,但这人的死,影响力绝对比电视台垮掉更加大,因为死的是美国国防部一位高官的夫人。如果这死者只是某高官夫人,那她的死并不会造成什么影响,可她是高官夫人的同时,还是一位慈善家,为众多生活在美国的地产阶级争取了很多利益,她的死亡一下子就点燃了整个美国贫民界。

    这几起事件在世界上每天发生这么多事情来说根本没人能发觉联系,但晏殊却生生从世界上发生数以万计的新闻中发现了蛛丝马迹。

    这个刘月新如无意外就是七罪宗中的暴食。他教唆人吃死自己的手段不明,不过确实诡异有效,而且从第一起山东案件过后,事情的影响力是越来越大,手法也越来越纯熟了。

    除了暴食的案子,晏殊还找到了其他七罪宗的犯罪痕迹。与暴食相反的饿死事件,全叔所见那个懒惰的村子并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情在美国多个小镇出现过,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也有相同的事情,能找到的一共有7起,分散在过去五年里发生。

    关于傲慢、暴怒、贪婪和嫉妒,因为这些而发生的事件太多太多了,无法筛选。因为这些事情在不管在普通人的世界还是灵异界,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剩下的一个se|欲,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安在这个上面,社会中因为男女关系产生什么纠纷的太普通了,如果只是拿张先生网吧来说,有点太牵强。

    晏殊道:“阿诺,关于se|欲的说法我们现在掌握的资料太少,全叔大人说这个张先生网吧案和七罪宗有关这才强行把两者关联在一起,实际上灵异界涉及的很广,历史上甚至有十七个宗派都是以阴阳互补为主修方向,现存的这样的宗派还有三个,更别说是一些特殊爱好的散修。”

    叶魁揉着眉心,这些他都知道,这阴阳互补本就是世界上所有动物的繁衍本能,说它是邪恶,在世界大义上它又是最根本的存在法则。但说它正义吧,又有点说不过去……

    “那现存在这方面修行者中有没有擅长蛊术的?”叶魁问。

    晏殊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本子,哗啦哗啦翻了许久,却给出了一个意料中的回答,“在灵异分局有登记的就有三百七十六人,这只是散修,那三个宗派里的弟子以及那些偷偷修炼没登记的还没算进去。那三百多人要一个个查吗?”

    “有这么多么……”叶魁的话听着有些惊讶,但是语气却是有气无力,“查吧……没登记的要挖出来太麻烦,宗派的话无论如何都是有管理者的,不会乱来。那三百多人的嫌疑最大。”

    晏殊听完叶魁的话,小嘴巴也是瘪了瘪,显然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件非常累的事。

    可他们这边谈话还没结束,一只足有磨盘大,全身如同水晶一般剔透,在背上还有一个五彩花图案的长腿大蜘蛛风风火火地就撞进了房间,一进来直接就和站在门前的晏殊撞成了滚地葫芦。不过很快漂亮的大蜘蛛不见了,从地上爬起来的是那个魅力十足的大姐姐邪魅。

    “阿诺不好啦!”邪魅一脸慌张,完全忘记屁股底下还坐着一个小男孩。

    “我好着呢!”叶魁没好气吐槽了一句,伸手把他扶起来,这才把差点被压扁的晏殊解救下来,“冷静点慢慢说。”

    邪魅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双手捧着波涛如浪的胸口,做了好几次深呼吸,尽量让自己冷静点。可刚平静下来的心情在她想到即将要汇报的事情的时候,立即又不淡定了,扑上来抓着叶魁的胳膊大叫起来:“阿诺不好了!江城沦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