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合买(www.jkqum.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十二章 撕破脸

    看着一众的丫环婆子被当场拖出去,老太太和小刘氏还有路茜的脸色即失,路茜喊了一声:“祖父。”

    老太爷只是冷冷地看了路茜一眼,朝着路管家挥挥手,才看向老太太和小刘氏,“这就是你们教养出来的路家嫡长女,一大早就带着恶仆到偏院来欺负瑶丫头她们,连长辈都不放在眼里。”

    老太太心里不平,想为路茜说两句,毕竟老太爷指责着路茜,同样也是在打她的脸,谁不知道路茜是从小在她身边养大的。

    可老太太还没有开口,就被老太爷的一句话盯在了原地,“若是今日老二媳妇有个意外,茜丫头不说嫁进张家,就是未来再尊贵也洗不清欺病弱中婶婶的罪,而且你们认为这事情若传出去,张家如何看茜丫头,天下人如何看,所以你们最好祈祷老二媳妇没事。”

    就因为老太爷的这一句话,老太太也不由埋怨着路茜的莽撞了,若是路茜跟她商量一下,就不会这样了。

    赶来的杨氏听到了老太爷的这一句话,当下脸色即变了,她的两个女儿还没有出嫁呢,甚至路昆、路菁还小。若是路茜的事情传出去,那还不得带累了她的儿女,杨氏看着路茜的目光也带着厉色。

    刘宁和路菁跟在杨氏的身边,朝着老太爷和老太太还有小刘氏行礼之后,刘宁便朝着陈氏的屋子去了。杨氏冲着路茜轻哼一声,也跟着去看看陈氏的情况如何了,这个时候杨氏也不希望陈氏有任保的意外。

    偏院的事情,杨氏一向不理会,但路管家在前院命人杖责丫环婆子惊动了她们,杨氏也就过来了。

    “三姐,二伯母怎么样了。”刘宁小声地在路瑶的耳边问道。

    路瑶捏了捏刘宁的手心,表示没事,可目光还是紧张地看着杨大夫。

    好一会,杨大夫才站了起来,路瑶想开口问,见了杨大夫的手势,让王妈妈照看着陈氏,也跟着出去了。

    老太爷等见了杨大夫出来都看了过来,老太爷道:“杨老弟,今日麻烦你了,我那二媳妇如何了?”

    杨大夫的表情可臭了,“哼,你们府里若是想让人死了,就尽管闹,人都到了偏院还是没法清静。”

    杨大夫的话让众人都变了脸色,老太爷也有些急了,“杨老弟~”。

    “急怒攻心,长年气郁亏心,于寿命有碍,要是能好好静养,也能活个十载,但现在看来有些难。我只是个大夫,资质尚浅,又不是神医,以后路府还是另请高明。”路府的破事,杨大夫也不想管,但他跟老太爷熟悉一些,再加上也因老太爷的拜托常年给陈氏看病。本来陈氏的病有些好的,但总是折腾出些事来,杨大夫不免有些气闷,说出来的话也就重一些,希望老太爷能重视,不然陈氏怕是折寿了。

    老太爷亲自送了杨大夫出府,老太太和小刘氏冷冷地看了一眼路瑶到底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带着路茜离开。杨氏安慰了路瑶几句,也带着刘宁和路菁离开了,一下子偏院又恢复了清静。

    “娘,你醒了。”路瑶走了进来看到了醒来的陈氏,当下眼泪扑扑而落。

    “瑶儿,娘没事,娘那是装的。”陈氏冲着路瑶微微一笑,表示自己没事。

    “真的,可是杨大夫~”想到杨大夫的话,陈氏可是不好好养病对生命有危险,路瑶心里就很害怕。

    “杨大夫为我看病多年,虽然态度不好,但人还是不错的,娘这几年养病都好了些了,今日也多亏了杨大夫帮了我们一把。只是路茜下个月要嫁到张家了,就是有老太爷在,我们也不能拿路茜如何。”说着陈氏心里又暗然下来,她之前也是希望着老太爷能处置着路茜,可现在看来有些不可能,路茜下个月就要出嫁了。

    而且嫁的是张家,现在陈氏一点也不希望张家好起来,若是就冲着路茜今日的行径,若有一日张家腾达了,瑶儿就更委屈了。

    她刚刚装病,面对杨大夫的时候还是心虚的,陈氏知道杨大夫看出来了,不过杨大夫没有拆穿她,陈氏还是很感激的。

    陈氏虽然没事了,可路瑶的拳头却握的死紧的,看来她们不能留在路府了,得早点逃命才行,不然待这里成了战场,路瑶相信二房肯定是第一个被路家推出去的。

    路瑶暗下了决定,要提早离开路府。

    而此时前院这里,却因为刚刚偏院的事情,老太爷大动肝火,让人把路良德和路良平请回来。

    正堂里,老太太很气愤地跟老太爷吵了一架,这个时候气的胸脯上下起伏着。

    路良德和路良平到了正堂的时候,就看到了老太爷和老太太一左一右地对峙着,这情景让他们罕见。毕竟在路良德和路良平的心里,老太爷和老太太虽说不是最恩爱的夫妻,但也是相敬如宾的,而现在却有股剑拔怒张的紧张感。

    “父亲,母亲”路良德和路良平对看了一眼,才朝着老太爷和老太太行礼。

    “坐吧”老太爷对着两个儿子道。

    老太太看着自己两个儿子到来,不由挺了挺胸,意味很明显,她如何有两个儿子依靠着。

    “父亲,发生何事了。”路良德先是问道。

    屋里也只有他们四个人,老太爷也就把今早上的事情说了出来,路良德和路良平也知道路茜的作法有些欠妥,但老太爷和老太太这表情,让他们心里没底。

    “你们怎么看。”老太爷看着两个儿子。

    “父亲,茜儿下个月就得出嫁了,就罚茜儿禁足于屋中抄女戒女德吧。”

    这是路良德的话,路良平也表示同意,毕竟以后还不知道路茜的命如何,这个时候不好处置了路茜。

    老太爷心里也知道两个儿子的顾虑,可就是这样,他才觉得失望。就是他活着的时候都这样了,若是他不在了,二房下场会如何,老太爷不敢想下去。

    一时间,老太爷有些显颓然之势。

    老太太见此更加的得意了,当下朝着两个儿子泪声俱下,“良德、良平,幸好你们回来了,不然你母亲就受委屈了。”老太太当着老太爷的面,对着两个儿子诉着委屈,好像被老太爷薄待了。

    老太爷本来就很失望,听了老太太这番话,还言及了二房的不是,当下怒目而瞪。

    “刘怡君,你说这话就不亏心么。”

    这是第一直老太爷直喊着老太太的名字,老太太也回瞪着老太爷,彩票合买:在两个儿子的面前,她有底气的很。

    “亏心,我亏什么心,我嫁给我多年,为你生儿育女,操持家务,你给了我什么。”

    老太爷意味深长地看了老太太一眼,淡淡道:“怡君,你怕是忘了,你并没有嫁进来的,而我娶的则是现在在路家祖坟里的是怡黛。”

    老太爷的话一落,屋中俱震。(www.jkqum.com.cn)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链接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10开奖记录 幸运飞艇预测软件 幸运飞艇稳赚公式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 pk10论坛 幸运农场怎么玩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号码 北京赛车pk10单双技巧
幸运农场是假的吗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计算方法如下 北京赛车官网开奖直播 幸运飞艇公式
北京赛车包赢公式最新 北京赛车pk10开奖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官网 北京pk10计划高手群 幸运飞艇手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