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合买(www.jkqum.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七十五章 狙击手

    阿古柏、玉努斯江两相人马相加有一万三四千人,其内浩罕兵有一半左右。六七千人的土著士兵和huihui在连续的损失、做炮灰之后,眼下还有不少,扣除掉一部分骑兵,艾克木依旧能纠集出三千人朝上。

    不过这种情况下谁都知道阿古柏支他们上前是干什么的,土著和huihui自加入阿古柏军以来,这种做炮灰挡箭牌的战事都不知道打了多少回,早经验丰富。三千人像死了爹妈一样的脸色难看。

    对面的征伐军——叶尔羌联军已经做好了准备。魏明带领着一个骠骑营大队和上千叶尔羌骑兵列阵最前,都已经做好了冲击的准备。

    刘暹不准备再兜圈子,今日是他跟阿古柏的一次对决。眼下的军队是阿古柏军力的精华,英国人支援的一万支恩菲尔德m1853型步枪,列装的七千浩罕兵可近乎都集结在这里了。

    如果这支军队溃散覆没,阿古柏也就不足为惧了。刘暹都打算拼个两败俱伤,也要拿下眼前的队伍。

    “大人,真的要硬拼吗?我们可是骑兵,用速度……”留守的秦军骑兵大队大队长刑昌,还在劝着刘暹。他实在没想到刘暹应对是那么的简单,直接堆兵上去硬拼——

    先前那个滑不留手的刘军门哪里去了?怎么前后变化这么大?

    “有必要吗?让蒙藏、叶尔羌跟新疆土著、huihui拼个你死我活不是很好吗?”

    刘暹没看刑昌一眼,目光平淡的看着前方马队,就像朋友间的注视一样,口中淡淡的说。

    在土著、huihui兵上来的时候。把队伍拉走。在土著、huihui兵退下的时候,再把队伍拉上。如红朝太祖说的那十六个字一样: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

    刘暹前头把这十六字诀做的都很好。现在也同样有能力把这十六字融入进这场战斗里。只要两方僵持下去,优势总在刘暹这边。但是——

    “别把叶尔羌人想的太好了,也别把骠骑营真当做自己人!”

    话音落,一股令人窒息的沉压就瞬间让刑昌整个人僵硬了。刘暹的这两句话向两把匕首捅进了他的心脏。可以这样吗?

    刑昌扪心自问。最后……答案是——可以这样!

    他也不是真把叶尔羌人当做了自己人,只是觉得叶尔羌人来跟己军助阵,要维护一二。潜意识里就多了一层照顾。而骠骑营。他就真的是当成自家同袍了。

    刘暹的两句话撕碎了一个纯粹军人的心!但也点醒了刑昌。

    “杀啊——”

    高举马刀,魏明一马当先冲出马队。激情的吼叫让身后的一千六七百骑兵情不自禁的跟着吼叫起来,雪亮的马刀应耀天空的太阳,远望去就像是一片银光的海洋。

    战马疾踏,飙进的骑兵群从最初开始就飞快的提起马速。

    因为双方都没有火炮。两边战阵距离很近很近,间隔才强强两里。骑兵群一开始就有向前突击,艾克木集团的兵力也在列队时跑在了全军的最前面,双方距离只是一里地左右。正是适合战马冲刺的距离。

    骑兵的冲锋是很威武雄健的。纵然现在这个兵种已经没落了。但是对于新疆的土著士兵和huihui兵,跃马舞刀而来的骑兵群依旧是最可怕的洪流。

    艾克木脸色镇定,大声喝发着命令。三千来新疆土著和huihui兵在艾克木的施令下已经排成密集矩形阵列,火枪手列前。面对汹涌骑兵的冲击,这些士兵两股战战。身子都有发抖中。

    “听命令,听命令——”

    “胆敢擅自开枪者,杀——”

    “没有命令。不准开枪——”

    一里地的距离,战马冲刺顶多一分钟。艾克木集团群前列的士兵队伍当中到处响着如此这样的声音。

    口干舌燥,嘴唇如沙漠里困了三天三夜的可怜孩一样,干涸干涸。再被寒风这么一吹……

    可是,“砰……”

    人不是机器,当恐惧吞噬内心的时候。人就控制不住自己了。要不说会有‘情不自禁’这个成语呢。一声枪响在骑兵冲锋到阵前还有一二百米的距离时发出,同时响起的还有一声歇斯底里的叫嚎。

    艾克木镇定的神情顷刻破碎。“该死——”如果那个发狂的士兵这个时候就在他面前。艾克木绝对会抽刀劈了他。滔天的怒火也阻挡不了火枪手们的开火了。

    前列上千名火枪兵就在骑兵群还远远地时候,七七八八的都打出了枪中的子弹。要清楚他们手中拿的可不是恩菲尔德m1853式步枪。而只是落后的火绳枪或燧发枪。

    不要以为新疆距离中亚近,他们的武器就相对先进。看看西藏的藏军就知道,武器先进与否跟距离什么什么近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在英国人的这批武器支援送到前,就是阿古柏手下的嫡系部队,装备的也有相当一批火绳枪。

    这种枪支对于一二百米外的骑兵群根本没有杀伤力。

    可想而知勾动扳机,引得阵前一片硝烟弥漫的艾克木集团火枪手是如何的混乱了。要知道他们最初的准备开始三列排击啊,现在手中拿的全成烧火棍了。

    怒火瞬间被抑制住,艾克木向左右的心腹一递眼色,呜呜的号角声就立刻吹响。

    冲锋的骑兵群如同一个大锤子,将三千来艾克木集团士兵砸的四分五裂。马蹄踏出尽是血雾与残肢,尸体如麦子一样成片的割倒。

    “赶着他们往前冲——”

    “赶他们,像放牧一样驱赶他们,向前,向前——”

    顺利之极的战斗让魏明笑的嘴巴都咧到耳后根了,但脑子清明的他始终谨记刘暹的吩咐。大声的喊叫着,呼唤着将士听从命令。

    这种典型的游牧骑兵战法,不管是骠骑营还是叶尔羌骑兵都熟悉的很。根本不需要魏明做出具体的指示,只需要他下一个决定,自发的,战场上的骑兵队伍就变成了牧羊人。

    只是没人能够发现,在艾克木集团乱糟糟的败兵序列中,还有两支合计有七八百人的队伍,一左一右始终拱护在艾克木的左右!

    队伍位在败兵群的中间位置,既不用担忧后头的骑兵追杀到,也不用担心前面的浩罕兵翻脸不认人。

    阿古柏脸色阴沉阴沉。三千多人竟然这么点功夫就败成这个样子,一点消耗征伐军——叶尔羌联军的作用都没起到,真是全都该死!

    “汗王——”艾克木汗条勒紧张的叫道。

    是按照原先的布置一律无情射杀,还是怎么着,阿古柏需要立刻给出指示。

    “原计划不动。”

    “胆敢冲击军阵的,彩票合买:一律杀了——”

    “骑兵准备,随时出击敌将预备军力——”

    冰冷的声音应证着阿古柏的外号。后世人常说,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起错的绰号。说的再正确不过了。阿古柏这个中亚屠夫,就是一点不拿人命当一回事。

    艾克木汗条勒点头应是,一旁的近侍更立刻吹响了号角,传达出了阿古柏的命令。

    按照阿古柏原先的设想,他用三千来炮灰引诱出联军的主力,然后再用自己的嫡系部队压制或是牵制住他们,再之后用手头的优势骑兵袭击联军主将所在地,如此不管能不能抓到敌人的主将,这场战事算是给拿下了。

    可惜眼下的现实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艾克木集团半点没有起到消耗和引诱联军的作用。三千多军力这么快的溃败,简直是逼阿古柏不得不动手。

    “艾克木——”阿古柏恨不得能一刀杀了他。自己今天的这一开杀戮,来日他在南疆的统治就更不得人心了。如此阿古柏内心的愤怒可想而知。

    ps:求订阅、求支持!(未完待续)(www.jkqum.com.cn)
22选5走势图 汇博娱乐下载 香港六合彩开奖 香港赛马会奖券网 吉林快三电脑版
幸运彩票 纵达娱乐官网 捕鱼器价格 福建快3综合走势图 云南时时彩计划
广东11选5现场 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结果 内蒙古十一选五啊 助赢重庆时时彩软件 辽宁11选5 6胆拖5
福建体彩36选7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开奖比分 福建22选5中奖规则 华球网足球比分资讯网 上海时时乐开奖彩票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