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合买(www.jkqum.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15章、土鸡瓦狗!

    第515章、土鸡瓦狗!

    “下车。”杜青大声喊道。

    他推开左侧车门,第一个跳了下来。

    李雅也跟着下车,紧紧地跟在杜青地身后。

    小刀提刀四处搜索黑衣人的身影,车顶上车底盘全部看完了,仍然没有找到凶手下落。这个黑衣人就像是鬼魅一样,神出鬼没,可以自由隐藏身形。

    嗖!

    一把长刀朝着小刀的后心位置插了过去。

    那个黑衣人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钻进了陆虎车里,从李雅他们刚刚离开地后车座朝着把后背贴在车门上面没有任何防备地小刀发动攻击。

    “小刀小心-----”李雅恰好转身,看到这惊人一幕。

    可是黑衣人的速度太快了,在她的嘴巴刚刚张开时,那把刀就已经捅了出去。

    她的一句提醒的话还没有说完,那把刀就已经要插进小刀的身体里面。

    “八嘎-----”黑衣人的眼神里闪烁着红光,对他来说杀人是一件非常令人激动的事情。

    幸运的是,他仍然没能把长刀插进小刀的身体里面。

    因为在小刀的生命危在旦夕的时候,杜青冲了过去把他给一把推开。

    嘶-----

    长刀刺空,只能搅动一团空气。

    杜青的身体朝着黑衣人冲了过去,一拳打向他戴着黑色头罩的面门。

    黑衣人的身体向后缩去。倒退进后车车厢,‘砰’地一声从另外一边的车门窜了出去。

    这一场战斗在电光火石间发生,直到这个时候。那辆一直尾随而来的黑色丰田车才在陆虎车的旁边停靠了下来。

    车门推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地男人和一个同样身穿黑色夜行衣地男人大大咧咧地推开车门走了出来。

    对他们来说,面前的四个人已经是四具尸体,根本就没有任何隐藏身份的必要性。

    “青爷,我们又见面了。”身穿黑色西装地男人在杜青的身前站定,笑呵呵地说道。

    “陈育新,你这个狗东西-----”杜青怒骂着说道:“你当时刚刚大学毕业。一无所有,是谁重用提拔你到现在的位置?现在你和刘十三他们一起背叛我?”

    “青爷。你可不要误会。”陈育新连忙解释,说道:“我和十三爷可不是一伙的----说实话,如果不是你告诉我十三爷他们背叛你,我还都不知道发生了这种事情。十三爷可真不是个东西啊。青爷待他亲如手足,他怎么能做出这种忘恩负义的事情?”

    “你和刘十三又有什么区别?”

    “这区别可大着呢。”陈育新一脸认真地说道:“青爷,彩票合买:你对我的恩情,我可是时时刻刻记在心里,不敢稍忘。但是,这些东洋朋友出了一大笔钱,唯一的要求就是让我帮他们找到青爷----我觉得这也不算什么要紧的事情。所以就带着他们在青云大厦的地下停车场守着,我想青爷下班回去总是要坐车的吧?这还果然被我们给守到了----”

    陈育新转身看着身边的两名黑衣人,说道:“至于他们接下来要做什么。那就和我没有关系了。青爷,我可是一直站在你这边的-----”

    “无耻。”李雅咬牙切齿地骂道。

    因为青红的特殊成员组成,青云人特别喜欢把忠诚和仁义这一类的字眼挂在嘴边。每个人都是忠心耿耿。每个人都说自己义薄云天。在青云飞速发展的时候,这种话听着也确实喜庆,让人打心眼里高兴。陈育新就是投机派之一。

    陈育新大学刚刚毕业就去青云集团应聘,那个时候正是大学生就业高峰期,应聘毕业生工作极其难找。陈育新学的是法务,一个刚刚毕业地法学院毕业生----能有什么好工作等待着他?

    生活拮据。女朋友也和他分手去了燕京,恰好又遭遇母亲要做心脏手术。劫难一重又一重地袭来。他瘦弱的身体根本就承受不住。

    在他想让公司提前预支一年的薪水时,和公司财务部主管争执起来。恰好被巡视公司的杜青发现,杜青问明白了情况,不仅仅没有责怪他的冲动,反而让财务部给他特批了三年的薪水。

    杜青和他一番长谈,法学院毕业的陈育新很被杜青看重,他也无数次地在很不隐蔽地场合说自己就是青爷蓄养的一条忠狗,青爷让他咬谁他就咬谁。

    但是,患难见真情。当青云遭遇磨难危在旦夕时,居心叵测者和披着各种面具的牛#鬼蛇#神都跳了出来-----

    刘十三如此,陈育新也如此。

    “李雅小姐,我对你一直是很仰慕的。只是你从来都不愿意正眼看我-----”陈育新叹息着说道:“如果你早些时候接受我的追求成为我的女朋友,又何以至此?在你们四面楚歌危机重重的时候,至少还有我坚定地站在你们这边为你挡风遮雨----”

    “因为我看你一眼就觉得恶心。”李雅冷笑着说道。

    “真是一个骄傲的女人啊。可惜-----”陈育新指着身边的两个黑衣男人,说道:“他们可没有我这么懂得怜香惜玉。他们要是对你做些什么,到时候可就后悔莫及了----”

    看到陈育新和杜青他们激烈地争论着什么,而且时不时地对着他们俩人指指点点,两个跨海而来的东洋中忍眼神对视一眼,心里都产生了强烈的戒备。

    “他们在说些什么?”三井玩世用忍者专业术语低声问道。

    “会不会是在商讨条件-----”小泉不恭满脸怒意地回答着说道:“他能够接受我们的收买。也同样会接受别人的价格收买----那个杜青比我们富裕百倍-----”

    “真是一条养不熟的野狗。”三井玩世愤怒地说道。

    他手持长刀,猛地一个九十度转身。

    嚓----

    手里的长刀刺进了陈育新的腹部。

    陈育新脸上的笑容凝固了,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肚子上的长刀以及那狂涌而出的血水。用东洋语出声问道:“为什么----”

    “我们讨厌叛徒。”三井玩世眼神鄙夷地说道。“我们听不懂你和你之前的主子在谈些什么,但是我们不可能接受背叛----所以,你死了才是最安全的。”

    “-------”陈育新伸出手去,想要抓住些什么。

    但是,他却什么也没力气抓住了。

    三井玩世猛地抽刀,陈育新地身体就像是一块没有生机地木偶似的轰然倒地。

    三井玩世挥舞着滴血的长刀,眼神凶恶地盯着杜青。用东洋语说道:“侮辱剑神者,便是侮辱我东洋武者----只能用你们的献血来洗涮剑神后代所承受的侮辱。”

    三井玩世话刚说完。身体就已经从原地消失。

    当他再次出现时,已经出现在了杜青的面前,手里的长刀高举,狠狠地斩向挡在杜青前面地小刀。

    他要先把这些小喽啰斩掉才能够去掉杜青。虽然过程有一些繁琐,但是他相信这不会浪费他们太多的时间。

    啪----

    三井玩世的身体倒飞而去,身体就像是断了线的纸鸢,一路疾飞,然后‘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在三井玩世冲锋出去后,小泉不恭也紧跟着追了上来。

    但是,三井玩世才刚刚出招就被人甩了回去,冲刺到一半的小泉不恭只能仓促后退。

    小泉不恭满脸震惊地看着杜青,难道在他们的队伍里面还隐藏着一位绝世武者?

    很快的。小泉不恭就发现了异样。

    因为在猎物群里面多了一个人,一个看起来非常年轻的男人。

    方炎从杜青的身后走出来,用自己瘦而不弱地身体挡在杜青李雅等人的前面。眼神鄙夷地看着小泉不恭,说道:“下了那么重的饵,就钓了这么两条小鱼,实在太让人失望了。”

    小泉不恭听不懂华夏语,当然,如果他能够怕得懂华夏语的话也不会收买陈育新让他帮忙寻找杜青的下落了。

    但是。他从方炎的眼神里能够看到对方对自己的嘲讽。

    如果方炎知道他地想法的话,一定会向他解释一番。方炎真的没有嘲讽他的意思。只是对他有很多很多的嫌弃-----耗费了这么多的时间,投入了这么多的龙套,却钓上来这么两条小鱼,是不是太没有成就感了?你一炮想轰掉一头恐龙,结果却只是打死了一只苍蝇。你一枪想要干掉一个女神,结果却干掉了一个女神经------

    方炎心里也很委屈的好不好?

    做为一名战士,可以死,但是不能承受嘲讽。

    小泉不恭地身体微躬,身体在原地突然间消失。

    嗖----

    他以流星一样的速度冲到了方炎的-----手心里。

    是的,他的脖子正被方炎给掐在手心里。就像是他自己冲过来送死一般。

    小泉不恭瞪大眼睛看着方炎,满脸的惊恐和难以置信。

    他明明是要溜到方炎的身后,然后从后心位置给他狠狠地来上那么一刀。

    虽然他有一些路痴,但是----这是直线距离的进攻,而且两人的距离不足五米,中间没有任何阻碍,他觉得自己不可能迷路到这种程度才对。

    怎么就一不小心钻到人家手心里面了呢?

    “杀你都脏了我的手。”方炎眼神不屑地盯着小泉不恭那张丑脸。虽然对方戴着头套,只有一双眼睛露了出来,但是,在方炎的眼里他绝对不可能是帅哥----再帅也不可能有自己帅。

    “-------”小泉不恭满脸疑惑地看着方炎。大哥,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说东洋语行不行?找个翻译过来行不行?

    语言不通真是急死人啊!

    “但是不杀你又伤了我的心。”方炎说道。

    咔啪----

    方炎的手指稍微用力,小泉不恭的脑袋就垂拉下来没有了生机。(未完待续)(www.jkqum.com.cn)
幸运飞艇开奖走势图 幸运飞艇现场直播 幸运飞艇害死人 北京赛车pk10单双技巧 北京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视频直播 重庆幸运农场复式技巧 pk10 幸运飞艇冠亚包赢钱 幸运农场官方网站
北京赛车pk10改码软件 北京幸运飞艇 幸运农场中奖图片 幸运农场选号技巧 幸运飞艇开奖官网
幸运飞艇预测软件 幸运飞艇预测 北京赛车官网视频直播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视频 北京赛车pk10保本